分享到:

“西藏冒險王”命隕冰川,他的同伴卻成了罪人?

“西藏冒險王”命隕冰川,他的同伴卻成了罪人?

2021年01月04日 18:12 來源:中新體壇微信公眾號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十幾天前,有“西藏探險王”之稱的王相軍,在依嘎冰川行至人生的終點,小新此前也做過報道——《那個長眠於冰川的,冰川之王》。

  一次不慎落水,永遠將他的肉身留在了自己摯愛的瀑布裏。見證了王相軍生命最後時刻的,除了他追求一生的冰川,還有同伴小左。

賬號動態截圖
賬號動態截圖

  王相軍遇難後,同伴小左並不好過。除了要克服同伴離世、救援失敗的悲傷,小左還被捲入了另一場風暴。

  這段日子裏,那冰川依舊冷峻矗立,身為同伴的小左,因一場網暴被置於輿論的風口浪尖。

  王相軍離世經過被報出後,同伴小左成了一些網友口中“救援不力”的人。換言之,在這些人的眼中,如果“西藏冒險王”離世算是一場天災人禍,那小左沒有盡力施救,則是“人禍”的一部分。

小左迴應
小左迴應

  對此,小左近日在直播中迴應此事。

  “當時帶了繩子,但是一個人拉不上來,他掉下去的地方全是暗冰,我已經試了十幾次了,用三腳架,用繩子,各種辦法都不行。到最後只能去找救援!”

  小左還稱,當地警方也表示一個人是不可能拉上來的:“他(王相軍)的羽絨服吸水了,太重了!”

  隨後,王相軍弟弟也對此事作出迴應,表示相信小左。

王相軍弟弟迴應
王相軍弟弟迴應

  他提及,派出所來的時候,小左的衣服褲子都打濕了:“我相信他是用心救過我哥哥的,不管救沒救起來,這都不能怪人家”。王相軍弟弟還希望網友停止網暴,並透露小左和家人心理壓力特別大。

  與“冰川之王”同行的小左怎麼也沒想到,網絡暴力捲起的漩渦,竟比行走於冰川間的寒風更刺骨,更難熬。

  而在“西藏冒險王同伴迴應遭網暴”這一話題得到廣泛關注後,也有網友為小左鳴不平。

網友為小左鳴不平
網友為小左鳴不平

  回看王相軍落水畫面相關新聞,評論中,除了對於逝者的惋惜,最多的,其實是關於王相軍自身安全保障措施的探討。有人説,“但凡有一根安全繩他也不會走”;也有人評論,“看過他幾個視頻,每次都好着急的樣子,急吼吼的跑,真的沒把自身安全放在第一位。”

  王相軍對於熱愛的執着和犧牲自然值得敬佩,但在他意外故去之後,如何在觸摸極限的同時,保證自己的安全,顯然是比“同伴是否全力營救”更值得關注的議題。

網友評論截圖
網友評論截圖

  隨着社交媒體興起,極限運動愈發頻繁地進入大眾視野,渴望寄情山野,在極限運動中挑戰自我的人羣也多了起來。

  一方面,隨着健康意識的發展和户外運動的普及,人們渴望更加親近自然,在户外的廣闊天地中超越自我、挑戰極限;另一方面,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為人們參與極限運動提供了物質基礎。

王相軍生前攝影作品
王相軍生前攝影作品

  天眼查專業版數據顯示,中國目前有超2.2萬家狀態為在業、存續、遷入、遷出的極限運動相關企業。其中,有限責任公司佔比超6成。從地域分佈上看,浙江省的極限運動相關企業數量最多,近4000家,佔比17.8%;其次為廣東省,超過3400家,佔比15.5%。另外,河北、江蘇、山東的相關企業數量均超過1000家。

  另外可以檢索到的數據是,2010-2019這十年間,中國極限運動相關企業(全部企業狀態)註冊總量由原來的8000家增長至近3萬家。其中,2016年相關企業註冊增速最快,高達20.47%,2019年相關企業註冊總量最多,達到4200家。

  但時有發生的傷亡事故,讓這類危險係數頗高的極限運動充滿爭議。僅就過去一年,從瀑降二人身亡,到翼裝飛行女孩意外身故,再到年底的王相軍殞身冰川,類似的消息,總在不經意間闖入人們的視野。

王相軍落水畫面
王相軍落水畫面

  北京體育大學户外運動教研室主任布和曾經在接受遞四方香港查詢記者採訪時表示,户外運動參與者的增加與事故頻發,這是中國户外運動發展的一個必由階段:“其他户外運動發達的國家同樣是從這個階段走過來的。”

  在他看來,隨着人們體育意識的發展,對於體育的需求也在提升,而户外運動探險的興起則是人們的體育需求和體育參與向縱深發展的體現。

  布和認為,隨着這類事故的出現,必然會讓人們安全意識有所提升。因此從專業角度講,户外運動需要做的就是打造一個更加精細化的行業體系。從面向愛好者的技能培訓,到教練、嚮導的資格認證,逐步建立起一個更細緻精準的行業體系。

<a target='_blank' href='//092343.8y1l.cn/'>遞四方香港查詢</a>記者 賀俊怡 攝
遞四方香港查詢記者 賀俊怡 攝

  但安全網的日益完善不應該是以一次又一次事故的發生和生命的消逝為代價來織就的。不是每一次冒險都能最終化險為夷。瞭解運動風險並做好科學防範,選擇正規渠道參與,是從事極限運動的前提。

  這也許是“西藏冒險王”王相軍,用生命傳達給世人最後的訊息。這樣的訊息,值得所有人牢記。

  至少,在冷靜之後,思考如何將户外運動的風險由“冒險”鎖定在“探險”的範疇內,是比苛責遇難者同伴更有價值的落點。

  (記者 李赫)


【遞四方香港查詢】